著名作家张贤亮去世 之前对友人说开始“等死”

发布日期:2019-06-03 07:50   来源:未知   阅读:

  昨晚,78岁的著名作家张贤亮去世的消息在微博爆出,张贤亮的助理马红英随后证实了这一消息,她透露,张贤亮是9月27日下午两点左右因病猝然离世,具体什么病不方便透露,已经治疗一年,但张先生去世前身体状况一直不错,没想到走得这么突然。马红英介绍,张贤亮的追悼会将于9月30日在银川举行。

  张贤亮一生坎坷,其写作才华早在50年代初读中学时即崭露,1955年从北京移居宁夏,1957年在“”中因发表诗歌《大风歌》被划为“分子”,开始了长达22年的“劳动改造”。作为作家,其代表作有《灵与肉》、《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作为商人,其创办了镇北堡西部影视城、老银川一条街。而他性格直率,敢做敢言,其极具争议的观点和丰富的感情史,也是作家圈中的异类。

  作家洪峰昨晚接受重庆晚报记者电线年他与张贤亮都参加了一个活动,一起生活了十来天,“他说要做一件大事,有悖传统的大事,但他没有细说。”在洪峰眼里,张贤亮是一个特别有活力的人,因此,五年后的1992年底,张贤亮做成了这件事—成立影视公司,洪峰一点也不奇怪。但洪峰告诉记者,当时圈内人都很吃惊,怀疑张贤亮能不能行,“而且当年作家们哪瞧得起干影视的人。”

  出版有《行者的迷宫》、《一个人和新疆》等作品的南方周末资深记者朱又可昨晚对记者说:“贤亮先生几个月前说,你不要给我打电话,我在等死,但他也不让告诉别人。”朱又可说,张贤亮给他讲的是如果明年这时还没死就再联系,“那时他会写写病苦经验与对死亡的沉思。”

  作家叶开:他是一位趣人,浑身故事,游戏人生而有大情怀。2009年在马缨花宾馆跟他聊了很久,蒙题赠长篇小说《一亿陆》等。曾想写《张贤亮评传》。怀念!

  作家陈村:张先生是中国作家中少有的真土豪。将写作、行商、参政、行乐结合得那么无隙,卖出西北的荒凉,很难得。

  主持人崔永元:文革中,他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为了活着,他受尽了屈辱。文革结束,他拿起笔以小说的方式开始了对那些荒唐岁月的回忆与反思。他现在走了,文革却正想回来。张贤亮先生,天堂中没有流氓,您可以放声歌唱。

  作家虹影:他早期所有作品都读了,后期的没有读。这个人很可爱,直来直去,不掩饰,喜欢女人,也不装,很直率,少见。总之是个讨人喜欢的人。

  导演王家卫:第一次来内地拍的电影是《东邪西毒》,当时得到了西部电影集团和张贤亮老师的很大支持。今天,两个张老师(另一位是指《东邪西毒》的主演张国荣)都不在了,我感到很遗憾。中国电影需要张老师这样优秀的人才,这样中国电影才有希望。

  张贤亮的前半生坎坷而充满传奇,祖籍江苏,1936年出生于北京,其父母为燕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他小时候离异,父亲离婚后到美国。由此从1950年开始的诸多政治运动中,张贤亮在劫难逃。最终因为一首《大风歌》,被发配到宁夏贺兰县农场劳动改造,历时22年之久。

  在这22年当中,张贤亮彻底融入了宁夏的人文历史中,且底层的生活给了他观察和反思生活的视角,以及对正常人生活的向往。他基于宁夏的生活经历所创作的作品,最大程度地契合了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人们心理的需要。他的作品一时洛阳纸贵,他的个人命运也随之得到彻底的改善,后来出任宁夏文联主席等职位。

  上世纪90年代后,张贤亮逐渐淡出文坛,但他否认自己离开了创作,他认为自己从文字创作开始进入立体创作—即影视城建设。“我现在还在写作,但要突破过去的作品有很大难度,这是个既艰难又有乐趣且具有挑战性的玩意儿。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回首往事,不胜感慨,总想给后人留下一点人生经验和亲历的历史。中国人是一个健忘的民族,而历史最珍贵的部分恰恰是那惨痛的、人们不愿意回忆的部分。历史和物质一样,越是沉重的部分质量越高,密度越大。我认为在文学中再现那个部分是我的一种责任。”

  在张贤亮劳改的时候,曾在银川郊区的两个古城堡劳作,时过境迁,古城堡已经几乎崩坏,淹没在荒烟蔓草间,但对文人出身的张贤亮而言,他认为这是一块风水宝地。

  最终,以宁夏文联的名义,张贤亮力主从银行贷款70万元,以约7元/亩的价格将两个古城堡买下。在1992年南巡之后,张贤亮更是毅然辞去公职,一心将两个城堡运作起来,并起名镇北堡西部影视城。

  这个项目一经开始,便迅速名满天下。凭借在文艺界的身后人脉,镇北堡最早向剧组提供拍摄场地。至今已经有近千部作品在此杀青,其中,包括《牧马人》、《红高粱》这样轰动一时的作品,也包括《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等商业大作。至此,镇北堡逐步建立起独一无二的名声。作为影视基地,镇北堡西部影视城逐步面向游客开放,成为宁夏首批5A级旅游景点之一。

  张贤亮本人也从这个项目受益匪浅,尽管他本人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已经逐步从文坛隐退,但他的财富和影响力却有增无减。张本人连任5届全国政协委员,他的个人收藏,甚至可以作为景区的一部分,对外开放。

  2010年3月,中国作协年会在重庆召开,张贤亮应邀到会。记者当时有幸当面采访了张贤亮。

  彼时的张贤亮已经74岁,但颀长挺拔的身材,一丝不苟的着装,还有那标志性的金边眼镜,让他看上去非常儒雅。他当时留给记者最深的印象,就是幽默和自信。他很喜欢记者采访他,总能几句话就把女记者们逗笑。而且极有自信,重庆晚报记者当时跟他聊天时说:“前两天看了一期你的节目,上面有你母亲的照片,发现你母亲好漂亮。”这绝不是客套,张贤亮的母亲年轻时的模样放到现在,也当得起“校花”这个词。张贤亮当时毫不客气,颇为自豪地说:“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母亲肯定漂亮。在燕京大学和哈佛大学读书时,追我母亲的人就多如牛毛。”聊天中,张贤亮数次提到自己是“贵族”,“也只有贵族的血统,才能养出我这样的人物。”不管是玩笑还是自信,彼时年过七旬的张贤亮,依然能让人感觉到他身上的锋芒。

  张贤亮因《大风歌》被打为时,就留下了敢言的名声。他的很多观点尽管充满争议,但却一针见血。

  ●“90年代文学已经衰竭,文学逐渐离开人们的视野。文化多元化了,人们的业余时间分流了。90年代起,人们开始向钱看了,而又是90年代,我该写的都写了,完成了时代赋予的历史使命。我们这一批新时期的文学作家逐渐退到二线年代风云一时的旗手也开始进入衰退期。在那个历史状态下,我尽到了自己的历史责任。”

  ●“有幸我的经历和中华民族的经历同步。民族遇到灾害我也遇到灾害,民族开始复苏,我也开始复苏,民族开始崛起我也开始崛起,民族兴旺发达我也开始兴旺发达我不是一个传奇,我的传奇是和国家民族的命运同步。”

  ●“我自认为是精英,但不是不爱护农民。我是贵族,能真正关心农民的贵族。”

  ●“作为一个作家,下海的经历丰富了我的创作素材。这几年我虽没有发表重要作品,并不等于我没在写作。现在中国文坛的风气不正,信仰迷失、礼崩乐坏,也不是发表重要作品的时候。”

  短篇小说:《邢老汉和狗的故事》、《灵与肉》、《肖尔布拉克》、《初吻》等。

  中篇小说:《土牢情话》、《龙种》、《河的子孙》、《绿化树》、《浪漫的黑炮》、《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曾三次获得国家级小说奖,多次获得全国性文学刊物奖,获国家与宁夏回族自治区“有特殊贡献的知识分子”称号。有九部小说被搬上银幕,作品被翻译成27种文字在世界各国发行。

  著名作家王安忆昨日谈及张贤亮时称,“他是前辈,我们都很尊敬他。”对于他的作品,王安忆觉得张贤亮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作品写得很好,“我觉得他是那个年代最好的作家之一,他的作品我最喜欢的是《河的子孙》”。

  崇祯初,召复故官。历迁国子祭酒。疏请复积分法,礼官格不行。锡畴复申言之,且请择监生为州县长。已,请正从祀位次,进士为国子博士者得与考选。帝并允行。省亲归,乞在籍终养。母服除,起少詹事,进詹事,拜礼部左侍郎,署部事。帝尝召对,问理财用人。锡畴退,列陈用人五失,曰铨叙无法,文网太峻,议论太多,资格太拘,鼓舞未至。请先令用人之地一清其源。“精心鉴别,随才器使,一善也。赦小过而不终废弃,二善也。省议论而专责成,三善也。拔异才而不拘常格,四善也。急奖励而宽督责,五善也。”末极陈耗财之弊,仍归本于用人。帝善其奏。

  旅美大熊猫母子——27岁的“白云”和6岁的“小礼物”16日回到四川“老家”。这是大熊猫“白云”时隔23年后首次回到家乡,也是大熊猫“小礼物”跟随妈妈第一次踏上家乡的土地。www.2386855.com

  要积极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要强化改革创新意识,大胆探索、补齐短板,推动完善中国特色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制度。要深化知识产权诉讼制度改革,要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积极探索科学的审判权运行机制,及时总结改革成果。

  总的来说一加6和一加5这两款手机虽然发布年份不同,但是在配置功能上也是各有亮点的,当然了,对于一加6和一加5这两款手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