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张贤亮去世:系西部影城“堡主” 曾称情人不止20个(图)

发布日期:2019-06-12 00:15   来源:未知   阅读:

  罗东川强调,人才建设是知识产权司法保护事业的核心,要加强专业法律人才培养,打造一流知识产权法律人才队伍;要加强法官与律师的沟通交流,建立常态工作交流机制,畅通信息交换渠道,互相学习、互相借鉴,构建良性、和谐、健康的诉讼关系;要加强电子诉讼建设,推动诉讼模式向信息化、智能化转变,共同打造公正透明、高效便捷的诉讼模式。

  张贤亮的成功,并不仅仅体现在文学创作上。他创办的银川镇北堡西部影城曾是《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等作品拍摄基地。

  2009年,罗东川撰写了《参与我国重大版权案件审判工作的一些回忆》一文,其中谈到了上述重要案件。

  关颖和老公大摆36桌款待宾客,但婚礼的很多细节还是以环保为主,菜色也没有鱼翅、鲍鱼等。在婚礼现场也引来很多媒体的争相拍照,关颖一身优雅又性感的婚纱也遮不住她36C的好身材,连老公朱志威也忍不住多看几眼。

  他称,张贤亮作为一个很有生活阅历的人,他年轻时受过很多磨难,有过很多悲惨的经历,他的小说和他的生活关系紧密,他写的都是自己的经历,尽管人物情节有虚构,但是里面满满的都是生活的质感,他对生活的感受和领悟,都通过小说表达出来了。“他的小说都是忠实于他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他不写那种虚伪的、矫情的东西,所以他的作品有很大的自传性。”

  张贤亮以《灵与肉》(后改编为电影《牧马人》)、《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作品为人熟知,他创办的银川镇北堡西部影城曾是《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等作品拍摄基地。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张贤亮有一种特殊的才能,形成了“张贤亮现象”,对这样一位当代文学史绕不开的作家的离世,“他一直是精神上的强者,一种体验了人生的磨难之后,精神上的强者。今晚六会彩开奖结果lr,”高洪波表示,今年3月份,罹患癌症的张贤亮来北京看病,“我们几个作家老朋友,包括张抗抗等,在北京相聚了一次,张贤亮半开玩笑地说,‘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但文学史是绕不过我的。’当时他吃中药过敏,身上痒的难受,但他很坚强,依然充满着对病的蔑视。当代文学史确实是绕不过他的。不幸被他说中,我们真的是见了最后一面。”高洪波说道。

  张贤亮在世时,出版的最后一部作品是《一亿六》。《一亿六》达到了张贤亮希望的用低俗制低俗的目的暂且不说(或许人们记住的只有其中的低俗),但这部小说很自然的,会让人们联想起张贤亮那本写于1985年的小说,这或许是他流传最广的一部作品—《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男主人公章永麟的生活被两部分占据,头脑中思考的《资本论》和自己的前途,以及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的女人。这部小说的完成,也让张贤亮成为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突破“性禁区”的作家。

  多年后,当张贤亮再回忆起这部作品,他依然为自己是“第一人”的身份而有着些许得意,他也在不断思索爱情。“最好的爱情全是不成功的爱情,最好的女人全是没到手的女人。”让张贤亮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巴黎地铁里印在车窗上的一张脸,“刷的一下几秒钟就过去了,我觉得那是最美的。凡是成功的爱情都是可悲的。”5年前在香港书展上,他这样说道。

  张贤亮因为众多作品,张贤亮的名字广为人知。但是事实上,除了是知名作家,张贤亮还有一重身份不能不提,那就是宁夏西部影视城的“堡主”。而这也是众多影视圈名人纷纷悼念他的原因,据悉有50多部知名电影都是在这里拍摄的。

  据悉,1961年冬天,25岁的张贤亮戴着“分子”的帽子从宁夏贺兰县的一个农场被释放出来。到距银川市20公里的镇北堡集市买盐时,他发现在荒滩上耸立着的两座古堡废墟有特殊的视觉形象。20年后的1981年,他将当时已成破羊圈的废城堡推荐给谢晋做由他的小说《灵与肉》改编成的电影《牧马人》的外景地,于是这个荒凉了几百年的古堡开始热闹了起来。1993年9月,宁夏西部影视城在镇北堡开业,张贤亮放弃了铁饭碗,把这个荒凉的地方打造成了4A级景区,成为中国西部题材和古代题材电影电视的外景拍摄基地。《牧马人》《红高粱》《黄河谣》《边走边唱》《黄河绝恋》《老人与狗》《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书剑恩仇录》《东邪西毒》等50多部电影都是在这里诞生的。

  在张贤亮年轻时,他曾有一段时间处于一种长期饥饿的状态下,还引起营养不良。

  他曾回忆说:“当时我处于假死状态,倒下之后就有人把我送到太平间了。在太平间,我半夜又醒了。因为有月亮照射,我依稀地看到门在哪儿,所以我就往门那儿爬,爬着我又晕过去了。第二天他们来收尸,推门推不动,因为我正好爬到门边上,顶在那儿了。于是他们就把门抬开了,因为是老式的门,可以抬起来的。他们一看,这个人昨天扔在那儿,怎么今天爬到门口来了?一摸我,还有点气,就把我送到医院。因为我身体太虚弱,要增加营养,医生想了一个办法,医院里女性的药有多的,他就让我吃乌鸡白凤丸,天天喂我这个玩意儿,一天喂好几颗,我就这么活过来了。”

  上一次让媒体争相报道想要采访到他,是两年前。不是因为新书,却是因为微博上的一则爆料。一个自称是张贤亮情人的女孩说“老太爷”包养了5个情人。这则微博当时在网络上迅速扩散,而作为“当事人”的张贤亮,在接起记者的采访电话时,言语里没有愠怒,却反而多次开口大笑。

  答:恩格斯说得很透,爱情的基础是性。我相信爱情就是在性上面有快感,而不相信柏拉图式的爱情。

  答:没有,我一点不羞耻。别人想女人的年龄,我在想政治,在想怎么活下来,在想怎么会逼我到这一步,是政治,那才是最重要的事。

  答:我羡慕007,打遍天下无敌手。谢晋曾经要在他的电影里给我安排个角色,我说我不演,我要演就演007。当时还有个著名的女演员在旁边,她说还真是,你是全中国最适合演007的人。

  张贤亮的父亲曾留学美国,后为国民政府官僚,1949年被关押,后死于狱中。1936年12月张贤亮出生于南京。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前夕,随家人逃离,幸免于难。1954年,18岁的张贤亮从北京的高中肄业,前往宁夏贺兰县插队,不久任宁夏省委干部文化学校教员。张贤亮14岁开始文学创作;1957年因在《延河》文学月刊上发表长诗《大风歌》而被打为,接受劳改、管制、监禁达22年,其间曾外逃流浪,1979年9月获平反。

  1980年任宁夏《朔方》文学杂志编辑,同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并重新执笔;曾任宁夏回族自治区文联主席;1992年在宁夏银川市郊创办镇北堡西部影城,曾为其董事长。并任六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在1980年代的中国文坛,张贤亮率先突破了若干禁区,例如描写性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2012年11月12日,新闻爆料他包养五名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