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女教师门”曝网络诽谤手段升级

发布日期:2019-06-12 18:12   来源:未知   阅读:

  这起“门”事件,让人看到无良发帖者为制造轰动效应,不仅手段卑劣,而且采用的造谣功夫还在升级。

  谣言再疯狂,也是在人的掌握控制之下,没有网站和人的支持是传不出去的。因此,要想从源头上遏制住网络谣言,必须建立网络审查追责机制

  连日来,一则网帖曝安徽省合肥四十二中英语组女教师“孔菲艳”利用补课的机会,学校900名学生,一时间舆论哗然。

  《法制日报》记者今日从合肥警方了解到,目前经过初步调查发现,该帖的源头———“第一原始帖”来自外地,初步排除了合肥本地人作案的可能。警方正在全力追查该帖的始作俑者。

  但是,此次“门”再次挑破无良发帖者和网站的“脓包”,而且把一直备受争议的网络诽谤追责问题再次推向前台。

  6月7日,合肥某门户论坛上,出现一则帖子:合肥市四十二中一名叫孔菲艳的英语女教师,3年间了900多名男学生。据了解,该帖最先出现在天涯论坛上,合肥某论坛网友“刘亦菲”以“合肥孔老师900男学生火爆网络引发的思考(有图有真相)”转帖。

  此帖迅即引爆网络。根据各网站发帖的时间顺序,《法制日报》记者注意到,最早发帖的是天涯论坛娱乐八卦专版。6月6日13时08分,网友46062985发表“合肥孔老师900学生,求组队从了孔老师”一帖。不到半小时后,人民网重庆视窗网友“匪号:大脑壳”在该网论坛发帖,名为“孔老师如何让学生沦陷”。其后,一浪高过一浪的网络转载便开始了,各大网站对于孔菲艳资源的抢夺、发布,以一种从未出现过的密集形式展开。

  网帖煞有介事地称:合肥王女士16岁上初三的儿子上个月总是精神恍惚无精打采,在王女士严厉逼问之下,儿子说出了实情———是被教英语的孔老师一年前给了并一直保持关系。深知事态严重的王女士赶紧向市委求助,经过组织同意后,一个调查组成立并展开工作,一个月后真相大白……

  帖子明确道出女教师是合肥四十二中的教师,叫“孔菲艳”,她在3年时间内了900名男生。帖子后面附有一则“孔菲艳”的个人声明,声称网上所传的数字夸大,她只是在3年内与100名学生发生关系,而且学生都是自愿的。

  “我们学校在编和校聘老师中,均无孔菲艳此人。所发照片根本不是我校老师……学校已向合肥市公安局报案。我们一定会通过法律手段维护学校的正当权益。”处于舆论漩涡的四十二中当即表示网帖系捏造、诽谤,并向警方报警,要求追查始作俑者。合肥官方更是在第一时间发布消息辟谣。

  有网友猜测发帖者的真实动机,要么是发帖者随机找的,作为炒作的依托;要么想损毁合肥四十二中的声誉,以进一步让其生源流失。

  现经查证,此“门”纯属捏造。帖中被冒名为“孔菲艳”的女孩,是网游魔兽游戏有名的玩家,她的男友也完全与合肥四十二中没有关系。

  截至记者发稿时,网帖中出现的女孩还没有发表任何关于此事的声明。由此,又衍生出她是被人暗算还是被炒作的话题。

  有资深网民评价“门”时,用了“佩服”来形容造谣者。这名网友认为,这起“门”事件,让人看到无良发帖者为制造轰动效应,不仅手段卑劣,而且采用的造谣功夫还在升级。比如,最新十二生肖开奖结果,该帖以“荆楚网消息”以增加帖子的“真实性”,尤其文中还写有“记者找到了……”等内容,以“加固”看帖者的信任心理。荆楚网已证实自己根本没有发过此帖。

  从该帖子快速“发热”看,帖子是造谣者精心策划的。从最初不堪入目的帖子,到“女教师”承认的声明,再到后来“当事人”网上注册个人空间,在新浪、校内等网站上开通了数个“孔菲艳”个人博客,发表数篇个人心情日志。其中,有一篇这样写道:“领导批评,家长投诉,弄的(得)我焦头烂额,没办法,学校也回不去,被停职了。”在另一篇日志中,她写道:“昨天刚刚去学校把剩余的工资给结了,领导说让我停职查办……还好王主任一直在帮我说话,才能硬撑到现在……”

  这些编造的故事达到了佐证帖子真实性的目的,让无法了解到内情的网民深信不疑,从而情不自禁地为“门”帖子“加热”。

  这名资深网民认为,这样的帖子应当不会是泄下私愤那么简单,其恶搞手法已经“刷新”。

  沸沸扬扬的合肥“门”,尽管被合肥市有关部门迅速澄清,但这起事件再次拷问了网络的良知。

  “此‘门’帖子明显是一则假得不能再假、且逻辑错误、言语下流的假新闻,哪怕只是用脚指头想一想,那也不会是事实呀!”一名网民说,此帖对“孔菲艳”学生的过程有详细的描述,其细节描写之露骨,不堪入目,有基本良知的人都会提出疑问。但一些网站却缺乏基本的职业道德,不是去求证,想得更多的是靠噱头来赚取眼球,明知是假的还去推波助澜,成为网络谣言成灾的真正内因。

  安徽律师朱波认为,网络谣言的疯狂与现在网络信息的发达有关,传播渠道多样化、传播速度极快、门槛低等因素都为其疯狂创造了条件。但是,谣言再疯狂,也是在人的掌握控制之下,没有网站和人的支持是传不出去的。因此,要想从源头上遏制住网络谣言,必须建立网络审查追责机制,“对于造谣者进行严处,追诉刑责;对于发帖网站要追究连带责任”。

  面对泛滥成灾的假新闻、造谣事件,更多的网民已经认识到其对网络环境的破坏、对人们道德公义观的冲击。不少人呼吁,网民要保护网络这块精神家园,不要热衷于从谣言对无辜者的伤害中寻求刺激和快感,或者放大发泄不满情绪。

  一些法律专家认为,有关网络的立法明显赶不上网络的发展速度,面对纷繁复杂的网络社会,一方面要加快立法速度,另一方面要有适度有效的监管。比如,面对网络诽谤事件的发生,要引导、强化受害者的法律维权意识,鼓励受害者通过自诉追究造谣者、网站的责任,并赋予受害者要求监管部门帮助提供调查、取证的权利。本报记者 李光明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

  多年后,当张贤亮再回忆起这部作品,他依然为自己是“第一人”的身份而有着些许得意,他也在不断思索爱情。“最好的爱情全是不成功的爱情,最好的女人全是没到手的女人。”让张贤亮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巴黎地铁里印在车窗上的一张脸,“刷的一下几秒钟就过去了,我觉得那是最美的。凡是成功的爱情都是可悲的。”5年前在香港书展上,他这样说道。

  史航:《绿化树》写饥饿,我们说汪曾祺可能写美食令人垂涎,但是张贤亮写的不是美食,而是饥饿让一切可能的食物成为美食,当然我们不能说张贤亮整体作品超越了他的时代,超越了他的生平,他还是在自己原有的生活中间再一点点努力的思索和创作的。

  我多少次想把这一段经历记录下来,但不是为这段经历感到愧悔,便是为觉察到自己要隐瞒这段经历中的某些事情而感到羞耻,终于搁笔。自己常常是自己的对立面。阳光穿窗而入,斜晖在东墙上涂满灿烂,的金黄。停留在山水轴上的蛾子蓦地飞起来,无声地在屋里旋转。太阳即将走完自己的路,但她明日还会升起,依旧沿着那条亘石不变的途径周而复始;蛾子却也许等不到明天便会死亡,变成一撮尘埃。世上万千生物活过又死去,有的自觉,有的不自觉,但都追求着可笑的长生或永恒。而实际上,所有的生物都获得了永恒,哪怕它只在世上存在过一秒钟。那一秒钟里便有永恒。我并不想去追求虚无缥缈的永恒。永恒,已经存在于我的生命中了。

  2009年,73岁的作家张贤亮出版了小说《一亿六》。70多岁的他,做文化产业,做慈善。他原想要写自传,本计划等八九十岁时再写……

  腮部进行了手术打磨,面部看起来纤瘦,变成了纯正的瓜子脸,没有整容前,就是大腮包子。